量化方法和主動方法都只是參與權益市場的一種方法,并無優劣之分,各自有其擅長之處,我們認為市場是需要不同的方法持續存在的。